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戴旭:“互联网+战争”催生第七代战争(图)

来源:默认部门     作者:29所站点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9日     浏览次数:         

《参考消息》122日报道 网络把世界连为一体,开辟第六维空间——心理空间,无形之心被无形之网推举、放大为战争制胜的新高地。在“网”“心”交织的变形空间中,大国战略博弈的主要样式已转向第七代战争——“信息思想战”。

  由意识形态冲突、常规军事力量的“械斗”和各种网络攻击构成的混合战争,弥漫当代军事现实。急速变化着的战争形态,已全面冲击和超越自海湾战争以来相对固化的“信息化”概念。关于战争和反战争的知识系统亟需升级、更新。军事革命不是一声发令枪,而是一个历史阶段中的一场跨栏长跑。

  美国掉入网络时代陷阱

  眼下,当今世界最先进、最强大的国家——如美国、老欧洲国家、俄罗斯,都在和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作战。近代史上的这些老列强联手出击,几乎总是所向披靡。但是,这一次它们动用了除核武器以外几乎所有的先进武器,甚至动用了古老国家体系中的其他力量,来对付一个崛起仅一年多的“伊斯兰国”,但是战争规模、范围不是越打越小,而是正好相反。

  美国已经掉入比越南战争更凶险的陷阱之中,这是因为今天已进入网络时代。当年,它撤出战场就可以摆脱灾难,现在,它端坐家中也无安全感可言。自二战后就在引领危险的战争新潮流的美国,终于把世界带到了一个连它自己也不认识的战争时代面前。

  “IS成了恐怖飓风,在全球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极端分子。他们正在摧毁国家、社会和文化组织,变成了自纳粹以来最危险的仇恨中心。”美国雅虎网站说,“IS兴起,利比亚,也门血腥的内战,‘基地’组织在中东不断爆发的战争中复活,这些都是失败的‘阿拉伯之春’的组成部分,这也是奥巴马对外战略记录中最黑暗的部分。”

  而“阿拉伯之春”的所谓革命,在美国是被视为网络时代成功的新战争样式而全力实施的!

  从军事角度看,这难道不是美国在信息化军事革命基本完成后,按照常规战争思路在新技术时代遭遇的新难题吗?形象一点说,它造了一辆性能优异的山地越野车,但是,在山的那一边,它开进了未知的沼泽地。

  “互联网+战争”水到渠成

  冷战结束后美国乘胜追击,开始实施对前社会主义地区和其他地区的“民主改造”——即征服世界的帝国行动。在此进程中,世界军事变革呈现动态性的连续突变,由此塑造了今天世界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生态。人类战争悄然开始新的全面进化。

  在美国战略思维调整,全面推行新征服理念期间,西方从机械化到电子化、信息化、网络化持续跃进,实现国家技术和新工业形态转换,同时也带动世界技术、经济、政治、军事领域发生巨变,使得这一时期的世界战争形态呈现出具有复合特征的“多形态”化:既有传统的军事型战争,也有嬗变中的文化型、经济型战争,还掺杂了原始的非国家组织的恐怖型战争。

  历史规律又一次显现:当一种核心技术全面取代上一代技术,成为世界主宰的时候,国际格局就将发生巨变,直接表现就是世界范围的战争。蒸汽机时代欧、美对亚洲的入侵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内燃机时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计算机时代到来了。世界格局变化剧烈,国际形势空前激荡,表现在军事上,是一幅世界战争史上罕见的情景:在同一个时空中同时并存多类型战争——这是各参战方所拥有的物质实力和政治主张决定的。这种现实使得现代战争的规划者无法依照单一的制式化战争思路,组建任务和职能单一的军事体系。

  美国以文化战略为主,经济和军事战略为辅,成功肢解了以苏联为首的华约阵营,接着以冷战中积蓄的新军事势能,发起海湾战争——掀起以精确制导武器为特征的“信息(其实是传感器)化”军事革命,又以内部瓦解、外部干涉的新模式发起科索沃战争。进入21世纪,美国文化和军事的两只战争手交替挥舞,搅得世界周天寒彻。

  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在《力量转移——临近21世纪时的知识、财富和暴力》中说:“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的强人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和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在人类刚刚进入21世纪时,全球也不过只有3.6亿网民,但在今天,这个数字已经突破了20亿。网络语言、网络文化、网络经济……世界已经在美国之后鱼贯进入网络时代。

  “互联网+战争”于是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

  如果把初始的冷兵器时代战争算做第一代,当下世界的战争形态正在进入第七代。热兵器时代、蒸汽机半机械化时代是在陆海二维平面空间进行;内燃机机械化立体战争开辟陆海空三维立体空间;核武器时代,洲际导弹开辟第四维太空空间;电子信息化时代开辟第五维电磁空间;当前正在发生着的第六代信息、网络化革命,除覆盖前五大空间之外,还将开辟思想或心理空间等六维空间,诞生第七代战争。

  从“沙漠风暴”到“网络风暴”

  正如核爆炸发生在临界点被突破一样,美国在完成网络化社会转型之后,其战略思维也瞬间发生了“核裂变”——它发现了网络时代思想无国界的现实引发的世界无政府主义。

  美国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说:“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世界,人人都可以进入这个世界,而不必考虑由种族、经济力、武力、出生地而来的特权或偏见……”想想看,这“新世界”宣言对于激情澎湃渴望革故鼎新的青年人有着怎样的号召力?而青年人正好是网络的主要使用者,是“赛博空间”虚拟世界的主要“居民”。

  美国正是看到这一时代巨变即将在现实世界引发的政治地震和海啸,顺势而为,制造了一场又一场“颜色革命”。美国国防部委托兰德公司写过一份美国全球软实力的战略报告,明确提出要在世界各地扩张网络连接,特别是要连接到那些不喜欢美国思想观念的国家,通过网络向世界发起思想进军。

  200911月,美国网络安全公司发布报告《近在眼前:走进网络大战的时代》认为,大国正积蓄力量,以利用网络控制战争。备战网络战争的国家,以美国、以色列、俄罗斯和法国最积极。报告称“全球已经进入网络冷战的时代”。话音刚落,2010年突尼斯发生“茉莉花革命”,军队还没有从茫然无措中回过神来,政权已改换门庭。美国媒体说“它立即创造了历史——突尼斯成为阿拉伯世界首个通过公民暴动推翻其领导人的国家,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网民,这得益于突尼斯先进的现代通信基础建设、互联网的普及和手机移动网络的数字化”。

  从1991年“沙漠风暴”到2010年“网络风暴”,从军事意义上物理传感器的信息化战争,到政治意义上心理传导性网络化战争,在20年的时间里,“战争”的外观和本质都发生了巨变,再也无法削足适履地被传统军事概念所包括。

  今天,世界已在一张“网”中。军事领域的变化已经发生。从以传感器为核心以电磁空间为边界的电子、信息战——我称之为“电信战”,到以网络为核心以心理空间开辟为特征的网络、心理战——我称之为“网心战”,我们关于战争和反战争的认知体系,亟需升级换代。

  “网心战”目标“攻心为上”

  如果说第六代战争的主要特征是“信息”化的话,第七代战争的基本特征是“网络”化。网络化是信息化的物质、技术基础,而信息则是网络空间的填充物。

  物理或地理疆界的消失——网络时代来临前,世界各国被陆地、海洋等地理边界隔离着,军队的任务就是戍边守关。但是,网络实现了全球的“天堑变通途”,地理国界在现代国防范畴中已名存实亡。从蒸汽机开辟海洋,内燃机开辟空天,到电子计算机及网络技术开辟电磁空间和心理空间,人类公共物理空间和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社会空间已事实上紧密结合在一起,世界形成真正的“联合体”。

  从冷兵器到电子信息(传感器)化等前六代战争,都可以归入军事帝国主义的时代范畴——因为这些战争的对阵双方主要是军队,并以军事征服为目的。而第七代战争诞生的时代背景,则是以文化帝国主义为主,经济和军事帝国主义为辅。这就意味着,以“网”“心”为关键词的最新一轮的军事革命,从战争理念、战争思维、战争目标以及战争形态等整个战争体系,不仅与机械化时代的战争截然不同,即使与以海湾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为代表、以“电”“信”为关键词的军事意义上的信息化战争,也有内涵和外延的巨大不同。

  “网心战”主战样式和战略目标是“攻心为上”——虽然这是春秋战国时代就有的理想战争原则,但直到今天才成为有可靠技术保障的战略目标和战争样式。当今网络时代,信息思想战登堂入室,战略目标是争夺人心。人心是基,国家是楼,基不稳,楼难固;国家如“皮”,军队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得人心者得天下,“网心战”因此正在成为大国博弈的主战样式。

  传统战争和军队,主要是地理攻防;而以“网”“心”为关键词的第七代战争,则是伴随着思想入侵,从边防到心防全空间覆盖。第七代战争的基本套路是外部长期渗透,内部瓦解,里应外合,暗战无声。由于新式“木马军团”作用凸显而传统“铁马军团”战略意义的相对易位,网心战的外观体现为前期的“非金属战争”与后期的“金属战争”并重。

  第七代战争战略功能的发挥,概略地可分两个层次:一是“硬控制”。即利用芯片、组件设备,利用网络控制对方的战略设施,搜集对方情报,掌握对方数据(大数据时代);战时则直接攻击对方国家的战略节点,实施网络瘫痪,短时间内摧毁对方抵抗意志;二是“软杀伤”。由网络硬件拓展出政治功能,通过思想攻势,超越军事层面,直接对对方(国家或民族整体、个体)发起意识形态战略战,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平时、战时,一硬一软,前者威慑随时待命,后者攻击不分昼夜。平时与战时界限的消失,是第七代战争最突出的特点。

  靠着网络这种新技术形态、新社会形态和新军事形态赋予的新权力——信息霸权,美国事实上已经建立起信息帝国,这种空前巨大的软实力,整合并加固了美国在世界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领域里的硬实力。在利用推特等网络社交工具成功操作中东“茉莉花革命”之后,美国已经找到了一种不需要大规模动用传统军事力量,就可以达到战略目的的最好“战争”方法。

  在大国对小国的军事战争中,美国一直摧枯拉朽,但在对非国家政治体如“基地”组织、塔利班、“伊斯兰国”,则陷入苦战,常规军事优势难以体现。美国以文化战略对社会主义阵营的颠覆和对阿拉伯世界的民主改造总体成功,但也遭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反制。通过网络,“伊斯兰国”全球性招募80余国的激进穆斯林,美国、英国和法国都有大批青年参加,使美国大张旗鼓的反恐战争归于失败,同时还深陷自越战之后最难以自拔的泥潭。这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第七代战争的来临:“伊斯兰国”利用网络,不仅对西方展开正面的以价值观对价值观的反击,还通过网络招募兵员、募集资金,在相当程度上弥补了双方纯粹的武力差距。

  借助网络平台和路径,软硬兼施双管齐下,第七代战争实现了军争(军队间的战争)、国争(国家间战争)和心争(族群价值观及意识形态战争),及军事、政治、经济三个层次、三种境界的无缝衔接和自然融合。(作者: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空军大校 戴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