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企业要闻

用智慧改变一座城

来源:默认部门     作者:29所站点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9日     浏览次数:         

2016年3月24日,中电科新型智慧城市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慧院”)在深圳成立。“扛鼎新型智慧城市的大旗”成为诞生之初的她就被寄予的最大希冀。

智慧城市,在2010年被IBM以“愿景”的概念提出来后,就如雨后春笋般壮大。据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透露,我国提出智慧城市建设在“十三五”期间投资规模预计超过2万亿元。

运筹帷幄,在中国电科各份关于未来发展规划的文件中,“安全”、“智慧”两大事业成为高频词。如何发挥中国电科大系统顶层设计和技术创新优势?如何推动军民融合发展?如何构建国家超级指挥系统?有关未来发展的问题都同时指向了一个答案——建设新型智慧城市。

“中国电科将信息技术、信息产品及现代网络社会的发展与国家城市的改革、政府职能改革、未来经济形势相结合,提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理念。”中国电科党组书记、董事长熊群力在“2016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作出阐释。

深圳、福州、嘉兴率先树立为中国电科打造的智慧城市“样板房”。履新之初的智慧院执行董事孟建,从干了20多年的军品跨界到新型智慧城市事业中,他用“一切都是新的”来形容他跨界后的感受,“用智慧改变一座城”让他对未来充满着期待。

他,正在改变城市

与智慧院一同亮相的,还有两份不算完善却极聚智慧的报告——城市运营管理中心需求分析和总体方案。建设城市运营管理中心是中国电科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业务之一。

而来自38所的潘李伟就是这项工作的总设计师。同一天,也是他来到深圳经济特区整整7个月的时间。从去年8月24日开始,他和他的30多个兄弟姐妹入驻这个改革开放的桥头堡,以平均31岁的年龄,与这个新兴的创业之城一起,开始与“新型智慧”结缘,如同创业,一切从零开始,却不允许失败。

扎根在全中国科技创新感最足的城市,周围鳞次栉比地是华为、腾讯、中兴、创维等世界500强企业,这让他和他的团队有了近水楼台的感觉,调研、借鉴、交流让他们在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中又多了一份底气。

200多天,他们一同见证了新型智慧城市从概念阶段,到初具雏形。在此之前的每一天,几乎,他和他的团队为了这份方案的极近完善,熬更守夜。即使在租住的酒店大堂,也成了他与团队们头脑风暴的“战场”。通宵达旦,已经成为这段时间他和团队们的新常态。

这项事业是智慧院还在筹建阶段就定下的重点项目,关系到智慧城市事业能否立足。时间紧、任务重,潘李伟和他的团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份压力,是社会转型带来的”,他坦言,但压力又是动力,“对未知领域的探索,能成为决定这个社会转型的参与者和见证者,让我又充满了自豪感”。新的事业、新的团队、新的路径、新的征程,符合所有创业者的特质,这让潘李伟带领下的团队充满了“狼性”。

他一直记得总经理樊友山的一句话,“关键节点一定要把握住”。所以,从去年12月真正接手开始,他就给自己定下了一条纪律——“用速度换生存空间”。他说,三个月的时间,拿出一份改造一个城市的方案谈何容易,更何况,跟政府部门打交道,必须要拿出足以让他们信服的东西。从密集调研到现场论证,从需求分析到顶层方案设计,他说,能给这座城市留下自己的印记,自己累并快乐着!

他,已经改变了城市

有的人正在改变,而有的人,已经改变了城市。

福州,就是在本地人念huzhou的地方,中国电科智慧城市的触角也在这里延伸。

邬亮,是中国电科29所的一员。98年做软硬件的开发员开始,他的人生阅历便与民品市场联系在一起,从技术部主管到当时一家民品公司的总经理,到中国电科重大项目办项目主管,再到刚成立的智慧院副总师。一系列头衔,让他在民品领域有着丰富的经历与经验。

从深圳到福州,动车有5个小时的路程,直线距离800多公里,从去年10月份开始,邬亮和他的团队不知道跑了多少个来回,这其中还走访了包括政府在内的30多家单位。

福州智慧城市建设的进展如何?邬亮略带轻松的语气说,“目前福州项目进展的很快,已有13亿元的福州新型智慧城市建设项目基本谈妥了。”我们可以想象,在他看似轻松的表情下,经历了怎样的艰苦历程。

280平米的三层复式住宅,既是邬亮和他团队的生活空间,也是他们的工作场所,挑高的客厅、吃饭的餐桌,成为他们脑暴的会议室。在邬亮看来,这种创业的辛苦不算什么,真正让他烧脑的,是不断流动的队友。

他用“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来形容这种状态,人员的不固定性,导致了有的项目的比原计划有所滞后。前前后后有将近80多人来过,最终留下来的也就10几个人,这也是让他感到很无奈的事情。“但这也是创业之初必须经历的阶段,我们就是要努力把智慧城市的未来展示出来,让更多的立志改变城市的人加入进来!”

智慧城市,在他看来,已经不算是新鲜事物。两件改变城市的事件,让他再来从事智慧城市的建设,显得游刃有余。第一件事,是在1998年的上海,当时银行押钞还是亲力亲为,安全隐患凸现,通过他主导研发的车辆调度监控系统,开创了由110下属保安公司押运的先河,导致了金融和保安两个行业的业务重组;第二件事,2003年,中国沿海渔业安全生产救援系统的问世,解决了渔船的定位、遇险救援的问题。他说,这套系统的上线,每年能救几百人。这两套改变民生的系统,也获得了上海科技进步和四川科技创新二等奖。

有了之前的积累,这让他对目前所从事的事业,平添了一份兴趣。往大了说,他是在做一件足以改变中国的事情!

我们,真的可以改变这个城市

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需要中国电科,但不能仅仅依靠中国电科。

一个企业联盟——《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企业联合会》应运而生。这个是融合了IBM、Microsoft、三星等国外先进企业,也容纳了华为、中兴、腾迅、百度、阿里巴巴等国内知名企业,以及清华大学等高校的22家企业联盟。打通了产、学、研、政、资等各个环节,集专家咨询、顶层设计、标准规范、市场拓展为一体,逐步形成以中国电科为核心的企业联盟及市场生态系统。

有了强大的同盟,我们“打铁还须自身硬”。

智慧城市研究院的建立,是中国电科围绕新时期“一五五三”战略,着眼于“安全”和“智慧”两大事业,加快推进新型智慧城市业务发展的重要举措。中电海康、太极股份、网安公司等成员单位在信息安全、网络安全等民生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此前,中国电科秉承了“三三制”科技创新体系以及搭建了“熠星”创新平台,承担了智慧北京、海南“智慧岛”等几十项大型智慧城市顶层设计与工程建设。今年3月,中国电科在总部机构职能改革中,设立重大项目办公室,对接新型智慧城市项目的谋划、培育、推进以及与地方、行业、企业的合作。中国电科具备了雄厚的技术基础及相对完善的机制体制保障。

“智慧城市发展到今天,不单单是一套系统或几套系统的问题,而是一个平台,一个集成大数据、基础设施、应用层的综合管理平台。”这是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左群声在智慧院成立之时提出的要求。

关于智慧城市,我们也应该思考的更多:智慧城市的基础是数据的互联互通,如何将数据的价值挖掘出来?在这样一个数字经济与网络经济并行的时代,数据挖掘的价值在于最终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这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诉求。

在智慧城市平台的搭建过程中,如同人类的体检,对于查出的问题,能否提出治疗的处方?智慧城市的建设,是一个不断优化的动态过程,查出问题,解决问题,循环往复,形成良性循环。这才是智慧城市的“智慧”所在。

思考层面的逐渐深入,让我们对用智慧改变城市有了更充足的信心。

美国大片里推崇的个人英雄主义,只身一人力挽狂澜、改变一个国家、拯救全人类的事迹已经司空见惯。在我们身边,也有很多凭借着自己对技术的一腔热忱、对社会发展贡献力量的一颗责任心,改变民生、改变城市生活的事例亲近且自然。作为同样有责任感、处于社会和企业一分子的你,约吗?